歡迎您來到廣州鞋業商會

官方微博: 聯系電話:020-3616 8888 登錄 | 注冊 | 收藏本頁 | 聯系我們

產品

資訊

會員

商會微信公眾號
手機官網
  • 2019年7月10-12日顯輝越南展
  • 【頭條】塵埃落定:安踏371億元收購Amer 騰訊并未入局

    發布時間: 2018/12/7 14:56:32 來源: 廣州鞋業商會
    自動滾屏(右鍵停止)
     

    安踏體育(2020.HK)發布聲明,宣布聯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資本組成財團,收購芬蘭高端體育用品巨頭Amer Sports (AMEAS.HE),交易價格40歐元/股,交易總額46.6億歐元,約合人民幣371億元。

    塵埃落定!

    事實上,早在11月14日關于這個收購案就已經有消息傳出,傳言是科技巨頭騰訊與安踏合作收購,受到消息的刺激,Amer Aports早盤股價大漲愈5%,而15日安踏的股價也上漲約3%,收盤價報34.65%元/股。

    直至今日,安踏收購Amer的消息終于實錘,但是之前傳出的合作方騰訊,卻悄無聲息。

    其實,在傳出騰訊入局之前,市場對安踏今年的業績表現以及收購并不看好,因為從2017年凈利潤來衡量,這筆收購市盈率高達50.5倍,收購的價格相當于安踏市值的4成以上,而從上一次安踏收購FILA的前例來看,盈利周期之長足以讓中短線投資者望而卻步。

    就在騰訊入局的前一天,也就是9月13日,安踏的股價還是高開低走,全天下跌9.15%之多,市值縮水到855億港元。

    果不其然,消息的宣布并未讓安踏體育的股價上漲,反而高開低走,這其中固然有前些日子的市場預期已經飽和的原因在,但是實錘之后有所變動,但是一漲一跌對比之下,形成了強烈的反差。

    當然,這背后也與安踏和Amer的情況有關。

   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這次的主角安踏。

    作為一個人們眼中的平價國產運動品牌,安踏相比于國際上知名的耐克、阿迪,給人的印象是永遠都低了一個檔次。

    國際范這一方面,安踏永遠都顯得不入流。

    Adidas、Nike等外國體育品牌的價格,對于一二線的人來講可能不是什么,但是國內有很多消費者對這些價格還是很敏感的,所以就給了國產體育品牌機會。

    特步、361、李寧、安踏在三四五線深扎穩打,經過中國體育行業受中國申辦2008年奧運會成功的激勵之后,中國本土品牌紛紛崛起。

    奧運之后,熱潮消退,然而本土的運動品牌卻積壓了大量的庫存,業績由好轉衰,大家都面臨一個問題——接下來該怎么辦?

    李寧自我感覺良好,抱著一切皆有可能的信念,去了一二線城市,然后被耐克和阿迪斯殺了個片甲不留。

    特步也差不多,幾經周折,股價也是波波折折,市場影響力始終未見起色。

    只有安踏,深耕二三線城市。

    但是,安踏作為一個從農村走出來的少年,肯定是不服輸的,不過又不像李寧一樣貿然的往前沖,沉著冷靜,選擇重新收購一個品牌。

    于是,FILA粉墨登場了!

    與這次收購Amer一樣,安踏從百麗手中拿下FILA中國區業務時,市場上也不看好。

    FILA創立于1911年,從贊助被稱為“瑞典球王”的網球運動員比約 伯格,和不用氧氣補給就登上珠穆朗瑪峰的“意大利登山皇帝”萊因霍爾德 梅斯納爾之后,開始名聲大噪。

    比約 伯格曾穿著FILA的網球系列連續拿下六屆法網公開賽冠軍和五屆溫網冠軍,成就了該品牌在1970年代的光榮時期,FILA漸漸覆蓋高爾夫、網球、健身、瑜伽、跑步和滑雪等多元化領域的高端產品。

    2005年,FILA進軍中國市場,但初期并不順利,2008年其在中國約有 50 家門店,虧損 3900 萬元。

    在收購FILA之前,安踏在高端品牌上,主要是靠代理來彌補的,阿迪達斯、銳步以及Kappa的零售業務,安踏都有涉及,但是年復一年,代理做得是越來越差,直至后面被各大品牌收回了代理權。

    盡管不被看好,但安踏表示,正是因為此前國際品牌的代理業績不盡人意,集團下決心專注運動服飾品牌管理業務,而不是為他人“做嫁衣”。

    這是一次重大的戰略轉型之戰!

    相比風險和挑戰,安踏看中的更多是收購FILA帶來的多品牌想象空間。

    安踏收購了FILA,一開始還有點消化不良,從市場定位來看,與偏中高端的百麗相比,安踏并不具有太大優勢,而在分銷渠道方面,安踏甚至不及百麗。

    但是相比風險和挑戰,安踏看中的更多是收購FILA帶來的多品牌想象空間,事實證明,2014年以后,FILA逐漸變成安踏的業績驅動器。

    而這也給了安踏信心,無論是從定位、渠道還是營銷,全方位都進行了一個改革和突破。

    當然,這其中也有安踏的無奈之舉。

    如今國內的運動鞋服市場已經形成了一個趨向于穩定的競爭格局,其中海外品牌太過強勢,市占率前十的品牌中,海外品牌占據了半壁江山,2017年阿迪達斯和耐克的市占率合計達34.9%,穩居國內市場前二寶座,安踏的市占率達到7.4%,只能屈居第三。

    自己的地盤,怎么能過得這么憋屈?

    安踏知道,國際品牌在市場上占據了龍頭地位的局面,一時間之間還真的沒辦法通過自有品牌追上,想要尋找新的增長點,只能選擇去收購國外已經成熟的體育品牌。

    收購別的品牌來進攻國際大品牌,成了安踏的一個大戰略,借力打力,用已經孕育成熟的國外品牌來打通高端市場。

    品牌策略上,安踏深知,達到一定的程度之后,業績增長就會較為平緩,想要繼續保持高增長,就必須要注入新的血液,就是有新的品牌。

    在這一點上,安踏與別的品牌很不一樣,以對手李寧為例,李寧集團下面除了自己李寧主品牌之外,還有戶外品牌Aigle、瑜伽品牌Danskin、羽毛球品牌Kason以及休閑品牌Lotto,但是李寧收購了這些品牌之后,并沒有加大力度去為它們開拓市場, 2017年數據顯示,這幾個品牌占李寧總收入只有0.6%,品牌非常單一,目前主要收入來源于主品牌李寧。

    安踏呢?

    安踏旗下除了有FILA之外,還有Spradi、Descente、Kolon Sport和Kingkow,FILA早已成為安踏營收的主力軍。

    雖然現在已經是國內最大的體育用品公司,旗下的品牌也有不少,但安踏的目標明顯不止于此,而想要成為能夠比肩阿迪、耐克的國際體育公司,沒有扛起大梁的品牌肯定是不行的,

    近幾年安踏頻頻傳出要收購別的品牌,實際上也是市場對其戰略分析的結果。

    此前,一直傳出安踏意欲收購德國運動品牌PUMA,但是安踏旗下已經有了FILA,所以并購PUMA并不能滿足安踏專業性多品牌的需求,反而會與FILA業務重疊。

    而Amer Sports旗下的運動品牌,雖然大眾知名度不及PUMA,但是在專業細分領域中涉及到的方面非常多,專業度很高。

    從品牌和業務的協同上,Amer Sports在全球戶外山地裝備市場的中高檔定位,既滿足了安踏想要走中高端路線的需求,又符合其對于體育品牌專業性的要求。

    安踏的野心,是想將這些品牌本土化,撬動中國市場,獲得業績的上揚,而通過收購國際品牌本身,可以獲得全球的知名度,如果收購完成并整合成功,Amer將成為安踏“曲線”追趕阿迪達斯、耐克兩大巨頭的一大殺器。

    2017年,Amer Sports 收入由26.221億歐元增至26.852億歐元,年增長2.4%,其中亞洲市場收入3.895億歐元。

    增長乏力,前瞻性不足。

    但是,它旗下的始祖鳥沖鋒衣有運動服裝中的“愛馬仕”之稱,價格昂貴,一件的起步價達到4000-6000元。

    除了始祖鳥之外,Amer還擁有法國戶外越野品牌Salomon(薩洛蒙)、美國網球裝備品牌Wilson(威爾遜)、奧地利滑雪品牌Atomic Skis(阿托米克)、芬蘭運動腕表Suunto(頌拓)等著名品牌。

    在戶外項目上,相較于傳統的體育項目,我國的市場挖掘空間顯然更大,目前國內戶外運動產品的高端市場應該還是藍海,包括登山、滑雪等領域,國內目前還沒有一個能真正引領行業發展的品牌。

    從長遠來看,隨著專業人群的增多,市場將被打開,國內必將會將入到一個市場爭奪階段,品牌競爭的優勢將會得到發揮,將朝著綜合實力的競爭方面深入發展。

    Amer旗下的10余個運動服飾、鞋履及配件品牌,都是各細分市場的佼佼者,收購后將有助安踏打開這一片市場,并為安踏自有品牌的技術發展,帶來很大的增強作用,借助安踏在中國的零售優勢、區域網絡、供應鏈資源和物流基礎設施,Amer在中國的發展,將順風順水。

    所以,無論是從戰略上看,還是利潤的增長來看,安踏收購Amer都在情理之中,此次塵埃落定之后,安踏雖然會經歷陣痛,但是一旦消化起來,釋放出來的能量或許會令人瞠目,助漲國際路線。

    更重要的是,不管有沒有騰訊的參與,其實這一場收購案在戰略方向上,都對安踏有一個正面的作用,但是面對這種高端品牌,會不會在中國水土不服,消化不良,也非常值得警惕。


     
    打印】【關閉

    在線客服

    客服熱線:

    020-36168888

    大乐透走势图新版 江西11选5走势图时时彩 今天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贵州快三手机版 股票融资门槛 天津快乐10分预测 航天发展股票股吧 山东11选5投注技巧 如何计算自己买的股票涨跌幅 零零时时彩软件 时时乐西餐厅官网 湖北十一选五官网 惠配资 广东快乐10分预测 陕西11远5玩法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怎样买中